当前位置:首页 > 张威凯名家作品选读 ] 胡弦作品选 [-甲鼎文化

张威凯-张威凯名家作品选读 ] 胡弦作品选 [-甲鼎文化

张威凯名家作品选读 ] 胡弦作品选 [-甲鼎文化

张威凯 全部文章 2019-03-17 2次查看

张威凯名家作品选读 ] 胡弦作品选 [-甲鼎文化

张威凯


胡弦作品选
蚂 蚁
蚂蚁并不惊慌,只是匆忙。当它匆匆前行,没人知道它想要什么,尤其是当它拖动一块比它的身体大出许多倍的食物时,你会觉察到贪婪里,某种辛酸而顽固的东西。有时成群结队的蚂蚁会形成一条黑色小溪,纤细脚爪拖动光阴细碎的阴影;而无数沿着触须消逝的瞬间,是变形的苦楚,如同它建在墙根的巢穴,同样隐秘,不被注意,让我拿不准是什么,正通过那里向黑暗中流去。雨水洇坏过天花板,巢穴一直安然无恙。风雨之夜,我读报、倾听,没有蚂蚁的消息。我知道,我们都爱着自己的沉默,就像爱惜自己的家那简陋的入口。有次买家具,我把床拆成几段,好让它从房门安然通过。另一次是拆迁,础石被撬掉了,我忽然想到蚁穴,但,所有的蚂蚁都已无影无踪。偶尔,有刺疼从皮肤上传来,我的手拍过去,一只小蚂蚁已化作灰尘……——我几乎不再懂得悲伤,但我知道什么是蚂蚁的忧虑;所以,看见细小的枯枝,我会想到庙宇中宏大的梁柱。另外一些情景稍有不同,比如一只落单的蚂蚁爬上我的餐桌,在急行中仿佛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停住,于是有了一瞬间的静止。在那耐人寻味的时刻,世界上最细小的光线从我们中间穿过:它把圆鼓鼓的小肚子,柔软地,搁在我们共同的生活上。
窗 外只有在火车上,在漫长旅途的疲倦中,你才能发现,除了火车偶尔的鸣叫,这深冬里一直不曾断绝的另外一些声音:窗外,大地旋转如同一张密纹唱片。脸贴着冰凉的玻璃,仔细听:群山缓慢、磅礴的低音;大雁几乎静止的、贴着灰色云层的高音;旷野深处,一个农民:他弯着腰,像落在唱片上的一粒灰尘:一种微弱到几乎不会被听见的声音。
水龙头弯腰的时候,不留神,被它碰到了额头。很疼。我直起身来,望着这块铸铁,觉得有些异样。它坚硬,低垂,悬于半空,一个虚空的空间,无声环绕弯曲、倔强的弧。仿佛是突然出现的,——这一次,它送来的不是水,而是它本身。
阅 读它的某些情节总试图卡住我:楼梯,药片,椅子,或者只有背影的人抛来的救生圈……我停顿。生活不停,在光滑的书脊上滑动。有时候是风,催促书页飞快跳动,想看看怎样的命运在前方等我。而我并不着急。——我喜欢在紧要关头抽出身来,回到过去某个留有折痕的地方,在遥远的叙述者的口吻里,重新辨别:哦,那么多词,沉默,并且正深深陷在那里!
更衣记旧衣服的寂寞,来自不再被身体认同的尺度。一条条纤维如同虚构的回声,停滞在遗忘深处。在镜子里,我们不谈命运;在酒吧,那个穿着线条衫的胖子,像在斑马线里陷入挣扎的货车。长久以来,折磨一件衣服我们给它灰尘、汗、精液、血渍、补丁;折磨一个人,我们给他道德、刀子、悔过自新。而贯穿我们一生的,是剪刀的歌声。它的歌开始得早,结束得迟。当脱下的衣服挂到架子上,里面一个瘪下去的空间,迅速虚脱在自己的空无中。

金箔记金箔躺在纸上,比纸还薄,像被小心捧着的液体。平静的箔面,轻吹一口气,顷刻波翻浪涌,仿佛早已崩溃、破碎,又重新敛起,并藏好的东西。锤子击打,据说须超过一万次,让人拿不准,置换是在哪个时刻完成。这是五月,金箔已形成。同时形成的还有权杖、佛头、王的脸……长久的击打,并不曾使金子开口说话,只是打出了更多的光。——它们在手指和额头闪烁,没有阴影,无法被信仰吮吸。
鸟在叫鸟在叫,在树丛中。北风的喘息,已有人把它从玻璃上擦去。——多少声音追随,掠向另外的空间……返回的,只是莫名的混响,稀薄,模糊,不再有用。粗大的木梁横于屋顶,沉默,稳定。漫长一日,由无数一晃而过的瞬间构成。石栏、水、书橱……都是被声音处理过的事物。——我还是离那只鸟儿最近。我站在它用鸣声编织的阴影中。
七 夕她朝镜子走去,看见自己的背影朝镜子深处走去。另一次是乘电梯,向上,向上……楼层编码消失了:一个箱体带着她在空际旅行。“你是谁?”四周无声。但的确有个声音在发问。她抬起头:夜晚如此美好,你该怎样回答月亮?
在如方山听鸟鸣如水滴,想念某个面颊的黎明;如新枝,试图把握整个山林的激情。记得那年我们去杏溪,花雀子一路跟随,如一架会飞的收音机。一晃多年,现在,当我把家安在鸟鸣中,才留意到,一支在峰峦上飘荡了很久的曲子,一直还在修改中。仔细听,布谷的长音飘忽、诚实;灰掠鸟短促的啁啾像一把钥匙。甚至有种鸟会在夜间啼叫,滚动的声音里藏着岁月的膝盖,以及一座山曲别针一样的听觉。
晚读西域史在西部,月亮同样令人不安。那是带着虚妄的荣耀,黑暗的、从无数人肺腑中流逝的月亮。它再次来到窗前,像一个故人。来到灯下,在书中不同的朝代里走动,你翻一页,它就跨过一个国度。在彩插上,它照着一群战功无数的武士。——所有的武士都身披月光,阵阵微风把他们满身的黑铁一再吹乱。
临江阁听琴有人在鼓琴,拂过高山的手试图理清一段流水。窗外,涛声也响着——何种混合已创造出与音乐完全不同之物?——你得相信,声音也有听觉,它们参与对方,又相互听取,使一生的事仿佛眼前事,让我想起,我也是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像一支曲子离开乐器独自远行,到最后才明白,所谓经历,不是地域,而是时间之神秘。现在,稍稍凝神,就能听到琴声中那些从我们内心取走的东西。而江水的旧躯体,仍容易激动,仍有数不清的漩涡寄存其中,用以取悦的旋转轻盈如初,而在它们环绕的中心,秘密、不祥的爱,随乐声滚动,存在,又看不见,想抱紧它们,一直以来都艰难万分。

柿子树
柿子快要成熟时,皮上覆着薄薄白粉,仿佛有个季节已提前拜访过它们。其实,天气尚暖,柿子也红得柔和,慵懒的糖使它呼吸平稳。直到叶子落尽,世界才突然变掉了,柿子和枝条那危险的关系暴露出来,却没有用以描述这危险的言辞。夜晚,当啄食的鸟雀也离去,你去探望柿子树,发现你并非独自一人:黑夜、满天繁星、多年前死去的族弟的鬼魂和我一起看着它们
钟表之歌我不替谁代言。我这样旋转只是想表明我无须制造漩涡也是中心。在我这里没有拖后出现的人也不存在比原计划提前发生的事。一切都在我指定的某个时刻上。我在此亦在彼,在青铜中亦在镜像中。当初,是我从矿石中提炼出铁砂,是我让大海蔚蓝山脉高耸,是我折磨月亮让它一次次悔过自新因为这也是真理产生的方式。所有的上帝和神都从我这里出发又回到我这里。我建立过无数已毁灭的国家今后仍当如是。除了我的滴答声并不存在别的宗教。我的上一个念头是北欧的雪崩下一个会换成中国屋檐上的鸽子。我让爆炸声等同于咳声,我让争吵的政客和哭泣的恋人有同一个结局。我是完美的。不同的语言述说同样的鸟城市天空这是我的安排。我创造世界并大于这世界。我不哭不笑不解释不叹息因为这永远不是问题的核心。当我停步我仍能把你们抓牢犹如国王在宫殿里打盹远方军队在消灭它能找到的东西。
寻碑记老赵向我说起一方墓碑,说那碑文,像柳亚子写的。他接着说起这镇上一个曾经的望族,现在已云散星落。他先是在路上不断地说,又在这座小石桥下继续说,声音有了回响,有些失真。我们的眼,渐渐适应了桥下的黑暗。我看见这块用来搭作小石桥的墓碑背面朝上,接受行人践踏,正面朝下,影像,在水中晃动,平整的碑面不断起皱,碑上的字也在晃动,像随时会从石头上脱落,随流水漂去。
蝴 蝶颤抖的光线簇拥,蝴蝶从一个深深的地方浮向明亮的表面:—— 一件古老、受罪的遗物,穿过草丛、藤蔓、痉挛、非理性……把折痕一次次抛给空气,使其从茫然中恢复思考的能力,翅膀上,繁密的花纹对抗制造它的线条,有时叠起身体,不动,像置身于一阵风刚刚离去的时间中。当它重新打开,里面是空的,没有任何我们想要的东西。——那是一次次重新飞临的蝴蝶,仿佛已于回声外的虚无中,获得了另外的一生。
水 仙——黄昏的水仙。那球茎如一颗重新捆好的心。“有时,时光的流逝仿佛是假的……”他想起曾经在海边的告别。——多少故事如海水,不能被讲述。“在被反复折磨的球茎中,有一段被断了的铅笔尖毁掉的前程。”又是黄昏,花香带着遗忘的语气。厅堂幽暗,火光在墙壁上爬动,古老的盐水涌向桌椅。
乌 鸦拢紧身体。一个铸铁的小棺材。它裂开:它的两只翅膀伸了出来。――当它飞,死者驾驭自己的灵魂。它鸣叫时,另一个藏得更深的死者,想要从深处挣脱出来。――冷静,客观,收藏我们认为死亡后不复存在的东西。依靠其中的秘密,创造出结局之外的黑暗,并维持其恒定。

胡弦现居南京,《扬子江诗刊》主编。出版诗集《沙漏》《空楼梯》、散文集《永远无法返乡的人》等。诗作曾获《诗刊》《星星》《作品》《芳草》《时代文学》等杂志年度诗歌奖、闻一多诗歌奖、徐志摩诗歌奖、柔刚诗歌奖、腾讯书院文学奖、花地文学榜年度诗人奖、十月文学奖等。
金牌诗人(名家)榜
(点名@阅读往期精彩)
向以鲜/凸凹/祝凤鸣 /李永才/蒋蓝/徐甲子/ 安琪/ 陈小蘩/杨然/ 彭志強/ 程维/ 宫白云/易 杉/刘成渝 /黄仲金/杨献平/凸凹 /周渔/金铃子/蒋雪峰/文佳君/周瑟瑟/霜扣儿/李自国 /李龙炳 /三色堇/黎阳/赵俊杰/汪抒/瘦西鸿/高世现/步钊/庞清明/喻言/涂拥/陈广德/马飇/老房子/徐建成/汪贵沿/詹义君/伍松桥/王子俊/刘德路/刘德荣/吉狄兆林/茶心/占森/白连春 /金指尖/陈德胜/宋晓达 /詹永祥/熊游坤/黎正光/印子君/轩辕轼轲/祥子/李平/邓太忠/许岚/马道子/霁虹/刘强/黄沙漫步 /雨田/杨通/雪落心灵/ 邱正伦/ 冈居木 /空也静/黄锦平/杨亚平/山鸿/木子/李拜天/李茂鸣/白鹤林/胡仁泽/李明利/林兰英/王学东 /祁国/月光雨荷/李少君/大漠飘雪/自由鸟/野岸/永见/金光/倪金才/崔万福/胡蔚中/言父/ 刘国平/尙仲敏/秦巴子/谭克修/王明凯/老虫子/聂沛/华万里 /麦笛/王永好/沙马/陈嘉宁/陈修元/张天国/曾蒙/ 霁虹/雨田/大窗/羽童/自由鸟/刘清泉/陈大华/李不嫁/杨黎/鲁侠客/马启代/彭敏 /还叫悟空/冉仲景/东方浩/孟松 /赵野/蒲永见/罗囯雄/柏铭久/罗云/剑锋/游太平/王老莽/伊农/詹永详/徐正华/葛筱强/杨角/森子/大解/石光华/张新泉/杨然/孙其安/刘帆/维鹿延/ 阿贵/徐作仁/蒋雪峰/尤佳/钟磊/李世俊/梁兄/王波/龙克/苏群辉/朱建业/李耀斌/胡有琪/王志彦/华默隆/凡羊/宇洲/许无咎/仲敏/健鹰/丁不三/谯达摩/蔓琳/张守刚/连占斗/雪丰谷/王昌东/陈荣来/鲜圣/何治杰/左拾遗/姚辉/李之平/扫地僧/李健/孙建军/李亚伟/戴潍娜/杨通/人邻/哑石/花语/陈大华/龚学敏/野人/李浔/张选虹/离开/赵振王/陶春/冯国平/曹纪祖/田凌云/宇风/刘文旋/袁勇/碧碧/木易/程川/呆瓜/余怒/龚志坚/薄小凉/张作梗/梁爽/梁晓明/蒋志武/殷龙龙/上帝的拇指/孙银川/桑格尓/王寒山/丁哲/黑马/空灵部落/高雷/林懋予/龙郁/西川/涂惠/刘剑/李云峰/陈宗华/孙军岗/卢圣虎/杨继超/况璃/芮虎/杨见/梁平/林荣/胡马/张大斌/绿袖子/张卫东/李牧雨/陈小平/殷常青/月牙儿/余修霞/黄元祥/班琳丽/英伦/黑朗/徐文中/贾西贝/赵晓梦/李树侠/王小阁/贺永刚/胡弦/于坚/戎子/西川/熊林清/雷平阳/刘合军/子磊/杨钊/柏桦/钟鸣/龚学明/王长军/商震/沈苇/马累/谭昌永/姚彬/燕刀三/吴玉垒/吕历/成颕/郭栋超/雪鹰/李庄/李建华/王家新/哑君/枊江子/大草/梁永利/马维驹/蓝蓝/李商雨/季风/牛放/落雪/汪剑平/席永君/流云飞渡/左边/莫笑愚/孙松铭/欧阳江河/王政/李牧雨/杨炼/逸西/李铣/羌人六----(名单陆续添加中)

【甲鼎文化】微信平台系【鼎文化传媒】国內唯一指定微信宣传平台,欢迎投稿,欢迎转发!

甲鼎文化制作团队
主 编:甲子
副主编:王子俊 自由鸟 杨华
艺术总监:涂拥
编审主任:刘帆
编 审:无非 马沙
特邀编委:周瑟瑟 牛放 尚仲敏 凸凹 秦巴子蒋蓝蒋雪峰雨田程维 席永君 李龙炳 杨然 涂拥 李永才 彭志強 其然霁虹黄仲金 张天国 易杉 涧樵 (排名不分先后)
本公众号文字为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来稿发布后涉及纠纷,文责自负。(投稿时请附作者简介和本人照片,并加平台微信号)
平台联系微信号:790665023
投稿邮箱:790665023@qq.com
图片部分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鸣谢!